他扶着她的腰一寸寸进入 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抵住宫口喷射而出

2019/6/8 11:20:16

他扶着她的腰一寸寸深入 她缓缓坐下啊进到里面了 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

他扶着她的腰一寸寸深入 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抵住宫口喷射而出

  “总裁,你快看。”黎风匆匆忙忙地拿着手提电脑走进办公室,直接把电脑放到正埋头在处理文件的男子面前。

  电脑画面显示的正是一群媒体围堵在机场的各个出口,视频标题很醒目:北市帝国总裁席斐前妻将携子回归

  前妻?携子回归?

  埋着头的男子嘴角不经意地上扬。

  五年以来,他一直知道她在哪里,也知道她生下了孩子,只是,他却是今天才知道,孩子是他的。

  “总裁,是小总裁。”那孩子的样子,简直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翻版,要说他们不是父子,谁信?

  席斐抬起了头,眼神却依旧停留在电脑屏幕上。因为,视频的大标题旁,是一张放大了的照片,而照片里的主人,正是顾语凝,和他们的儿子。

  “我不瞎。”顾语凝,你就那么不屑跟我多说一句?即使怀孕了,也不屑告诉我,孩子是我的?任由我误会?

  “总裁,媒体动静这么大”黎风话说了一半,就停住了,他知道,眼前的这个男人,听得懂。

  “去机场。”席斐看着视频明显是现场在直播的,那对母子被困在机场内怕是一时半会都出不来了。

  这天马上要下雪了,他记得,那个女人,很怕冷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知道这一次顾语凝带着孩子归来,会有多少人视她为眼中盯,肉中刺。

  “是。”

  北市的冬天和欧北一样,寒风刺骨。

  顾语凝牵着自己的儿子走出机舱的那一刻,呼吸着熟悉的空气,看着天空零落飘着的雪花,她重重地深呼吸了几回,低下头,和自己的儿子相视一笑,走下飞机。

  还好航班准点,要是再晚一点儿的话,估计就只能是返航了。毕竟,大风雪的天气,不是那么适合飞行。

  不管如何,她,回来了。

  机场内,早早得到了消息的媒体,已经把机场的各个出口都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等的,就是她顾语凝,还有她和席斐的儿子。

  “没想到,我们母子,这么有新闻价值。”顾语凝看着出口处围着的那些媒体记者,她,只能无奈地一笑。

  她的新闻价值,不就是席斐的前妻么。

  “妈咪,要是你不想看见这些人,我可以炸一条地道出来哦。”被顾语凝牵着手的孩子,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妈咪说道。

  “儿子,这里不是欧北”也不是自己的家,要是敢乱炸,那他们估计以后都可以吃饭睡觉都不用掏钱了。嗯,免费的牢饭有得他们吃的。

  “这里是姓席的地头。妈咪,我知道的。”顾子程,不到五岁的孩子,因为在欧北呆了一段时间,早已经被欧北的那些变态带出了正常轨道了。

  “他是你爹地”顾语凝的语气有些悲凉。因为,她都不知道,在席斐的心里,这个儿子,他会不会认。

  “原来你还知道我是孩子的爹。”冰凉的话语,从顾语凝的身后传来。语气里除了冰冷还有一丝愤怒。

  然而,久久,顾语凝都不敢转过身去。

  “妈咪,有个跟我长得挺像的,但臭屁轰轰的男人好像在跟你说话。”顾子程拉了拉自己妈咪的手,坏了,天气冷了,妈咪的手已经冰冷冷的了。

  他知道妈咪在难过,他回来之前,答应过欧阳叔叔要保护好妈咪的。所以,嗯,他先去抢对手套过来吧。

  顾语凝听着自己儿子的话,她知道,她不能再装作没有听到了。

  深呼吸了一下,她缓缓地转过身。

×